首页

都市言情

男配求你别黑化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58、黑化058%

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.zjwyzyy.com精品小说网提供的精品总排行小说 —《男配求你别黑化》 58、黑化058%

    房中燃着幽冥鬼火, 阴森的蓝笼罩挂满红帐的婚房,氛围诡异。

    夭夭的指腹触及柔软布料,随着男人话落, 她的手指一颤,于是大片的血水从嫁衣里渗出, 蔓延至夭夭的指腹上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腥气扑面而来, 夭夭赶紧用手捂住口鼻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怕了, 但眼下局势不明, 她不敢做出什么大动作。男人见夭夭的手指被血染脏,颦眉拉过来擦拭, “你看你,总是这么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很认真帮夭夭擦干净手指, 他问着:“小白不喜欢这身嫁衣吗?”

    夭夭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男人手心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, 这种寒气是从骨头里透出, 是火属性的夭夭最受不得的。感觉手指都要被男人冻掉了,她不找痕迹抽回, 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:“……好多血。”

    可以被认为喜欢这么多血,也可以认为不喜欢这么多血,就看这个男人自身怎么理解了。

    不, 确切的说这是一个男鬼。

    夭夭视线飘忽, 在幽冥鬼火的照映下, 她的影子始终伴随在自己身侧,可眼前的红衣男子没有影子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红衣男鬼笑了, 他低眸看着托盘中的红嫁衣,语气温温柔柔,“小白最怕血了,那次我被爹打伤流了血, 你伏在我腿上哭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挥手打落榻上的血嫁衣,他对着夭夭道歉:“是我不好,本来想用这身嫁给同你道歉的,却忘了小白怕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血又腥又臭,我晾了许久也没把这嫁衣晾干,小白穿上会弄脏雪白的毛发。”

    男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一番喃喃后,他语气一凛:“他们也不配得到小白的原谅。”

    夭夭正寻找着脱身的机会,就只是轻微一动,男鬼就瞬间抬起面容。青白的俊容阴戾嗜血,他同夭夭咧嘴一笑,“没关系,我还准备了一身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乖啊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

    夭夭勉强挤出笑容,在男鬼出门离开后,她迅速的从榻上坐起。灵力还在,她捏了传音符送入虚空,谁知碧绿的灵力团子在空中打了个转,直接消散了。

    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夭夭晃了晃手腕上的神音铃,“时舒,你在吗?”

    “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她边说着边推开房门,入目的是一片昏黄泛红的天空,院中央栽种着一棵巨大的赤花树,上面悬挂着十二具捉妖师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里是夭夭之前来过的文白小居!

    丝丝阴气从身后扑面而来,夭夭看到一缕红衣纠缠着黑发从身后飘出,身体僵住,她微弱的扭过面容,看到刚刚离开的男鬼正浮动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就如同漂浮在水中,男鬼红衣浮动荡起错位水纹,除了脸整个身子都散在虚空中。他青白阴森的面容与夭夭贴的极近,与夭夭动作统一的扭头,两人视线相对,夭夭看到一双赤色没有眼珠的双眸。

    诡异的笑容在那张脸上缓慢咧开,他幽幽问:“小白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
    夭夭吓得浑身颤抖,在这一刻她失了攻击反应,跄踉着后退倒地,用手捂住了眼睛。她不怕妖不怕怪就怕鬼,眼前出现的画面让她头皮发麻,就好似被云山秘境中的千足土龙舔了一口。

    阴影笼罩,可怜的小兽蜷缩在地面手脚发软,当她想起自己可以用灵力攻击时,男鬼心疼的握住夭夭的手臂,“小白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夭夭睁开眼睛,发现男鬼又恢复成‘正常’的模样,他将怀抱的红嫁衣在夭夭眼前展开,“你看,这身嫁衣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确认这是一身正常的嫁衣,她勉强挤出笑容,点了点头,“……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白快换上试试,明日就是咱们大喜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什、什么大喜?夭夭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不等她弄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,男鬼将她从地上拉起,开心的催促:“小白换啊。”

    在他眼前换衣服?!

    夭夭攥紧了嫁衣,她往榻边走了两步远离男鬼,将嫁衣放在了榻上。手指搭在衣带上,夭夭见男鬼还直勾勾盯着自己看,她忍着害怕出声:“你不出去?”

    “哦对,小白最害羞了。”男鬼点了点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夭夭忽然出声喊道:“李成文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男鬼茫然回头,接着十分委屈道:“你以前都喊我成文哥哥。”

    夭夭确认了男鬼的身份,定住心神顺从喊着:“成文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男鬼李成文一怔,盯着夭夭看了片刻,他瞳眸涣散出了房间,还细心为夭夭关好了房门。

    随着男鬼离开,夭夭腕上的神音铃微弱响动,燕和尘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:“夭夭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总算联系上了!

    夭夭好怕李成文又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,她褪下自己的外袍动作迅速穿着嫁衣,边穿边小声问着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燕和尘气息微弱,“我不知道,这里昏暗的像是个密室,南明珠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夭夭不知该说好还是不好,好的是她找到了李成文,不好的是她是被李成文抓来的,而且好像还要被迫结婚。简单同燕和尘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况,燕和尘着急道:“容师兄没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夭夭现在都联系不上容慎。

    “小白,好了吗?”门外李成文出声问着。

    夭夭连忙掐断了神音铃,整理着嫁衣回道:“马上!”

    这身嫁衣里三层外三层十分繁琐,外袍拖地绣满了花腾,衣摆上还绣了只雪白毛茸茸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手指触上栩栩如生的狐狸绣纹,夭夭不由想到自己听到的那些故事,很多人都说,小白是只白狐。王大人虽然不相信小白是妖,可也没证据证明她不是。

    小白究竟是不是狐妖呢?李成文又因何变成现在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抬起面容,夭夭从铜镜中看到自己的相貌。她刚刚被李成文吓得太厉害,露在外面的大尾巴和毛茸耳朵都已应激炸蓬,看起来狼狈又可怜。

    夭夭不确定李成文是不是因为她的半兽体才将她错认成小白,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她施术将自己的尾巴和耳朵收起,深吸了口气冲着门外道:“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动作极快的推门进来,在看到夭夭穿着嫁衣的模样时,脸上笑容一收,狠戾道:“你不是小白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果然,李成文看到夭夭收了耳朵和尾巴后,性情大变。

    血风涌起,李成文化为幻影迅速朝夭夭扑来,夭夭这会儿情绪已经稳定,早已料到了李成文会发疯,她动作极快避开李成文的攻击,双手结印将他困在原地,用了几道灵力暴击将他的身影打散。

    然而没用的,李成文是厉鬼,这种因阴怨煞气形成的厉鬼魂魄难散,哪怕容慎在她身边,两人也难将他驱散。而且强行打散厉鬼的魂魄,会折损他们的修行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厉鬼在渡不在灭,它非生来的恶鬼,只是执念太深罢了。想要度化厉鬼,还是要得知他生前的经历。还好,夭夭先前在无极殿修炼的时候,容慎同她讲过这方面的知识。

    加强阵法的禁锢,夭夭化为灵光试图冲入李成文的识海,然而李成文对生前的记忆极为排斥,夭夭试了几次都无法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杀了你!”李成文被夭夭控制着,俊秀的面容开始扭曲变形,脖颈间根根青筋爆出。

    一缕缕的鲜血从他赤红无眼珠的眼中流出,夭夭被他身上的阴戾灼伤,从识海中弹出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好,夭夭要控制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灵力一动,夭夭急忙又变出自己的毛茸耳朵和大尾巴。趴伏在地上,她可怜兮兮喊着:“成文哥哥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身上的阴戾之气瞬间收住,涣散的血眸逐渐恢复,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看向地面,望着夭夭的耳朵喃喃喊着:“小白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现在!

    趁李成文不备,夭夭迅速钻入他的识海中,落到一块平坦的地砖上。

    这里是灭门前的李府,敞亮的宅子中栽满了花花草草,不时有一两只小猫从树丛中跑过,年轻的丫鬟端着托盘行在长廊中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青衫的清秀男子缓缓从长廊走出,他身边跟着一位素衣女子,在院中站定,男子转身看向身旁的女子,目光温柔含笑。

    这是李成文和小白,夭夭认出两人的身份,赶紧走到他们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李成文执起小白的手,柔声说着:“爹娘已经同意我们成婚,等我从云乡回来,咱们就立刻成亲。”

    小白漂亮的狐狸眼上挑,她长有一张艳丽妖媚的面容,笑起来却十分孩子气。重重点了点头,她应了声好,李成文道:“你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白笑出小酒窝,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李成文离开,李府的光线一寸寸暗下,小白轻抚自己的小腹,缓慢在院子中散步。忽然间,一盆狗血劈头浇到她的脸上,小白惊呼一声遮住眼睛,听到杂乱的脚步声渐近。

    “本道人就知道她是妖孽,只有妖才会害怕这血!”

    小白明明是被这劈头而来的狗血吓到了,却硬是被两撇胡子的神棍污蔑成怕狗血。几道乱写的符纸丢到小白身上,小白躲了躲很是无助,“夫人这是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的娘哼了声,“自然是收了你这妖孽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她怎么还不现行?”

    神棍不慌不忙抽出自己的腰间的鞭子,“此妖道行高深,容本道人用这打妖鞭打上一打,不出几鞭,她定会现出原形!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带着倒刺的鞭子恶狠狠刮在小白身上,小白眼睛糊满了血看不清周围,被一鞭子抽倒在地。她柔弱护住自己的小腹,无论怎样哭喊都换不来神棍的同情,身体蜷缩发抖,竟真变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。

    “我是妖又如何,我从未害过人!”小白的脸颊被抽出一道两指宽的血痕,大半个身体被狗血浇透,如同食人血肉的妖怪。

    她说李成文知道她是妖,可他不在意两人是真心相爱,而且她还怀了李成文的骨肉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喜欢妖孽,定是你蛊惑了我儿子!”

    李府夫人声音尖锐,她惧怕长出利爪獠牙的小白,催促着神棍,“大师快收了她,一只狐妖竟还妄想给我李家生孩子,她生的也定是孽障。”

    小白摇着头,“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她爬起来想跑,却几个大胆的家丁强行按住。神棍哪里真的会收妖,他本想将小白赶出李家了事,哪曾想到小白真的是妖。

    到底是有些怕了,他抽出自己的打妖鞭递给李夫人,“本道人不可过多插手人界的事,既然狐妖已帮你们抓住,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在神棍跑后,李府夫人把小白绑了起来,她用打妖鞭一下下抽打着小白,再一鞭抽到小白的肚子上,小白痛叫出狐吟,终于忍无可忍爆出灵力,将身上的绳索震开。

    “妖怪杀人了!”李府的人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李夫人被小白的灵力弹开,一头撞到院中的石头上,小白本该跑的,但她见李夫人昏死过去,仍是拖着受伤的身躯走到她面前,她救治李夫人时哭着问:“为什么,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害过人,只是想和成文哥哥在一起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小白小腹绞痛蜷缩在地面,醒过来的李夫人吓得连忙后退,“快来人啊,抓住这只狐妖!她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火光溢出,李老爷救妻心切,朝着小白扔了火把,火焰瞬间吞噬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微弱的灵力无法自救,小白哭喊着想要用水扑灭身上的火,她凄厉的声音传遍整个李府,“救救我,求你们救救我,我真的没有害过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成文哥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夭夭在一旁看傻了眼,她看到李府所有人都在冷漠旁观,更有人在一旁愤恨喊着:“烧死这个妖孽!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李府的大门被人狠狠推开,夭夭看到李成文匆匆赶来,失声痛喊:“小白——”

    小白死了,被李府二老活活烧死,李府中无一人帮忙,管家同一群家丁还阻拦着李成文不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后来李成文抱着被烧焦的狐狸开始大笑,他道:“你们所有人都说我被狐妖迷惑,说我疯了,可我看真正疯的人是你们!”

    “小白真不该救你们,你们真的该死,全部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说我疯了,那我就疯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李成文挖了小白的妖丹,以人身吞食她的神魂,肉身爆裂而亡。他死后,化为厉鬼封印了整座李府,大笑着虐.杀了李府所有的人,包括李府二老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识海发生晃动,是李成文在抵触这段记忆。

    夭夭很快从李成文的识海中弹出,禁锢的法术破碎,李成文开始抱头嚎叫,“啊——小白!”

    他再次流出血泪,周身阴戾疯涨百鬼哀嚎,一缕缕恶魂从他身体中蹿出。

    夭夭刚从识海中出来极为虚弱,知晓了李成文的生前经历,她双手合十强撑着使出净化术,“李成文你醒醒,小白不会希望你变成这副样子!”

    李成文哀嚎着,身形化为烟雾在空中扭曲挣扎,很显然,他并不愿意让夭夭净化他,伸出长长的利爪阴狠道:“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忽然间,他停止扭动定在了原地,歪了歪头看向夭夭:“求求你救救他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的声音变得尖细柔和,“求你一定要救救他,我真的不想看到他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夭夭睁大双眸,想到自己在识海中看到的画面,震惊道:“你是……小白?”

    李成文之所以变成如今的鬼样子,就是因为吞噬狐妖的血肉魂灵,他想让小白在他体内复原重生,却不知道要吞噬妖丹,于是人身承受不住狐妖的力量,直接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李成文现在是厉鬼之身,按理说小白的魂灵早就成了他身体的养料,不曾想在夭夭的净化下,竟生出一缕意识。

    “求你,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在虚空中对着夭夭伸手,他流着血泪望向夭夭:“他的执念亦是我的执念,只要你允他这桩大婚,我就能助你净化他身上的阴戾。”

    小白并未被李成文同化,她虽与他一体但依旧心地善良,轻飘飘落到夭夭身边,“我知道你朋友被关在哪里,我带你去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和南明珠被李成文关入了别院密室中,夭夭找到他们的时候,燕和尘正运功试图解开密室中的结界。

    南明珠蜷缩在角落,她看到夭夭身旁的血瞳男子,尖叫着往燕和尘身边跑,“救命,鬼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密室中全是血水,这里是李成文折磨修者的地方。燕和尘被厉鬼的怨毒之气封住了灵脉,夭夭咬破指尖给他和南明珠喂了血,匆匆解释了几句道:“你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抓住她的手臂不放,“你要同这只厉鬼成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成婚,只是借机了却李成文的心结净化他的阴戾,你快出去找云憬,等子时你们潜伏在文白小居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不赞同,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然而已经来不及了,此时整座李府已经成了李成文的献祭场,不净化他的戾气,他们所有人不仅出不去,还会同这三百余人一起葬身此地。

    小白的意识撑不了太久,李成文已经开始抢夺主导权,一等燕和尘他们离开,李成文身体扭曲茫然眨了眨血眸,他疑惑看着夭夭喊:“小白?”

    “小白不怕。”

    迟缓摸了摸她的软绵耳朵,李成文轻声:“我会保护你的,成文哥哥有能力保护你了,以后谁也不能再伤害你了。”

    尖锐变长的指甲寸寸收回,他拉起夭夭走到院中央,指着赤花树上的尸体道:“你看,他们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你的人都该死,明日就是咱们的大婚,既然他们活着的时候都阻止我们在一起,那就让他们的尸体看着我们成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好多人呢,明日的婚礼一定热闹。”

    夭夭打了个激灵,不由想到李成文在李府肆意杀人的场景。李成文想起一事,“密室中还关了两个该死的捉妖师,我这就去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别。”夭夭赶紧拉了下李成文的袖子,对上他青白的面容勉强一笑,“我不想让他们参加我们的大婚。”

    “就先关着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李成文很顺从点了点头,“都听小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文白小居外,李府上方笼着阴煞结界,日夜不分。

    府内鬼哭狼嚎,不时有恶鬼蹿出来去抓容慎的衣摆,又极快被渡缘剑的光刃戳穿。

    一遍遍走在长廊上,容慎边走边用术法试探长墙,眼睫一抬低声道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找到这长墙的破绽,剧烈的灵力波动击散墙下挡着的尸体,弥漫在眼前的迷雾瞬间散开。

    长墙没了,出现在容慎眼前的是一座干净小院,头顶‘文白小居’的牌匾上悬挂上红帐,容慎眯了眯眸,发现这院内也四处挂满红帐。

    今日是暮春初六,夭夭与李成文大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李府中数百条魂灵齐聚,夭夭坐在铜镜前梳理头发,听着外面凄惨哀嚎的鬼嚎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子时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,也是所有邪祟脏东西阴气暴涨的时候。血红的长毯从卧房铺到厅堂,外面传来嘶哑的声音:“吉时到——”

    老旧的木门发出咔嚓声,夭夭拖着宽大的裙摆走到外面。额间的掩面珠帘叮叮作响,夭夭看到红毯两侧燃着幽冥鬼火,残缺不全的魂灵狰狞扭曲望着她,他们拥挤着朝夭夭探出利爪。

    夭夭闭了下眼睛,缓步朝着蓝光幽幽的大堂走去,不时有魂魄飞到夭夭眼前,逼近她的面容朝着她裂开血盆大口,大厅内李成文温和含笑,他笑着对夭夭道:“瞧他们多热情。”

    容慎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:

    百鬼哀鸣,穿着红嫁衣的明艳少女踏着幽冥鬼火走来,身边缠绕的魂怪扭曲变形。夭夭在拥挤的魂怪中没看到容慎,所以容慎眼看着她穿着嫁衣走向另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【师兄有没有想过夭夭的未来?】

    【若哪天她有了喜欢的人想要成婚,到时候容师兄又该如何呢?】

    容慎想到那日燕和尘同他说过的话,没想到这一切会这么快发生。无法接受眼前看到的这一切,他挥手要祭出自己的渡缘剑,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燕和尘嘘了声道:“先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夭夭此时已经踏过长毯,迈腿进了厅堂。

    屋内鬼火幽幽,阴气森森的男人执起了夭夭的手,容慎面色冷淡,“你要让我看着她和厉鬼成婚?”

    一拜血色天地。

    二拜高堂两具干枯戴着赤花的骷髅骨架。

    在夭夭与李成文面对面进行第三拜的时候,屋外剑光嗡鸣,容慎执渡缘剑飞身冲入鬼堂。

    鬼堂内,李成文体内的小白忽然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李成文身体的僵直,夭夭正要拽下头上的凤冠让燕和尘进来。这时容慎剑身携卷着杀气而来,他根本就没想净化李成文,而是想折损修为强行打散厉鬼的魂魄,夭夭拦住他道:“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同他成婚?”容慎停下动作看她,瞳眸幽幽寒凉。

    夭夭解释着:“他现在身体被控制了,是最好的净化时机。”

    双手合十,夭夭聚集净化术打到李成文的眉心,李成文体内发出男女的嘶吼声,想挣扎又被定住身体无法动。

    依照她自己的力量,根本无法驱散李成文体内的怨恶,燕和尘及时出现助夭夭,他对着容慎大喊:“容师兄!”

    容慎眸光明灭,从刚刚开始他的眉心就在发红发烫,犹豫了片刻他聚集净化术,不曾想他一出手术法反弹,直接助李成文暴涨了阴气。

    使用净化术者,必须心诚人净,万不可动杀念邪念,否则这净化术会成了厉鬼的滋补术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夭夭和燕和尘摔在地上,完全不知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献祭法阵已开,屋外的百鬼纷纷朝着李成文奔去,厉鬼可吞噬冤魂恶鬼增加修为,李成文在同夭夭大婚后,根本就没想着让所有人活,他要冲出李府杀光小昌镇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停手。”

    “成文哥哥,求求你停下来吧!”小白微弱的魂灵被万鬼挤散。

    李成文瘦削的身体膨胀变大,无数魂鬼从他肚子中钻出嚎叫,李成文失控扑向夭夭三人。他这已经是逆天之行,厉鬼过后化为阴灵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南明珠傻愣愣躲在赤花树后,原本吵吵嚷嚷说要捉妖的她,此刻一点忙也帮不上。鬼堂内被蓝色火焰铺满,在夭夭三人的合力围攻下,小白忽然被百鬼从李成文体内挤出。

    “成文哥哥,你醒醒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错下去了!”砰——

    在强烈的灵火砸来时,小白飞身挡在李成文身前,微弱的魂灵瞬间被穿透,灵火开始肆意燃烧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小白!”李成文睁大了眼睛,在对着小白伸手的同时,身体也被燃烧。

    鬼堂内变为刺眼的纯白,夭夭在虚空中往下坠,被容慎一把搂住腰身。

    哗啦啦,耳边传来雨声,夭夭他们同时进入幻境。

    暮春三月,林中脆竹嫩绿,这日正赶上小雨。

    李成文同一群朋友出游,在竹林中捡到只奄奄一息的小白狐,它趴伏在泥泞的土地中,血水与雨水混合,毛发湿漉极为可怜。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李成文将白狐从泥坑中抱出,不顾它身上的脏污裹入袖中,带回去悉心照顾。

    之后小白狐日日陪伴着李成文,有一日忽然说了话,再后来她化为人形,以救命之恩的名义留在李成文身边。

    为了报答李成文的恩情,她用了自己大半的修为治好李府二老的顽疾,又用自己最后一丝修为,救回溺水奄奄一息的李家孩子。小白笑着对李成文道:“没了法力也好呀,这样我就更像人一些,文成哥哥会不会更加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李成文只爱小白,我们成婚吧。”

    抹去后面的血腥记忆,小白挥手同李成文告别,李成文说: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白等啊等,夭夭那身隆重绣着小狐狸的喜服终于穿在她身边,成婚那日,李成文执起她的手,笑望着周围祝福说笑的亲戚朋友,“你看他们多热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祝福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小白笑出酒窝,“我终于等到了文成哥哥回来娶我。”

    一切尘埃落定,李府四散哀嚎的鬼魂逐渐被净化,缠绕在四周的污浊之气消散无踪。一个个死去的灵魂恢复成最原始的模样,它们身上散发出微弱的光芒,双手合十对着夭夭他们鞠躬。

    幻境散开,笼罩在李府上空的阴煞终于散了。

    夭夭听到虚空中传来小白的感谢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红色的婚服散开,容慎抱着夭夭缓缓落地,看到一缕软白的狐狸毛悠悠飘落,被一只嫩白的手指抓住。

    夭夭凤冠上的珠串叮叮作响,她身着大红喜服感慨了句:“他们也都是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容慎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她同别人拜堂的理由?太胡闹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容慎:嫉妒使我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小白花马上要醒悟了!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玖鹤、胆胆 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巧克力力奥 30瓶;阿布大人 20瓶;北慕南声 4瓶;悲伤的猪大肠 3瓶;吉吉sehun 2瓶;甜一、小李小李20暴瘦 1瓶;